当前位置:网站首页资讯动态中国胃
中国胃

作者:朵颐 来源:《意林》

Bear先生被友人奉为“中国胃”,名副其实。

惠风和畅的日本,从登上全日制航空起,不曾沾一滴热饮。凉茶水,冰果汁,在成田机场转机餐厅,Bear先生救命似的,看见一口热气腾腾的锅,心中升腾起希望。

耐心等待着高台上的师傅煮面,一会儿,他捞起热汤面,等不得Bear先生分说,麻利地扔进旁边一口冰桶中,再捞起,娴熟地裹上各种调料,微一颔首,奉上一碗凉面。Bear先生默默接过来,心中苦不堪言。

同行朋友说,见怪不怪吧,隆冬的北海道,进餐厅一打帘子,侍者奉上一杯凉水,里面漂着好几块浮冰呢。有了不完美的开头,Bear先生对日本的食物一路不感冒。且不提那似茹毛饮血的生鸡蛋拌饭,仅仅日式蒲烧鳗和关东煮,鲜中带甜,就令Bear先生胃里翻江倒海。

Bear先生去美国,天天大嚼牛肉汉堡,喝带冰可乐。不足十天,鼻子一嗅到食物气味,胃口立马偃旗息鼓,即便是在全球最繁华的大都市,每天阳光明媚,仍然觉得生活灰头土脸,了无生趣。

一日街上闲逛,熬到饥饿难耐之时,瞅见了中国餐厅,狂奔进去。

来一个水煮鱼片,Bear先生脑中浮想联翩,鲜香麻辣的作料油亮,鱼肉滑嫩,入味下饭。正幻想着美味时,一锅端上来,看傻了,这鱼——尝了一口,汤汁味道突兀怪异,原来鱼是海鱼,非淡水鱼。只得草草扒饭走人。

去海边度假,未登岛就开始祈盼着丰盛的海鲜大餐,胃在缓缓蠕动,摩拳擦掌地迎接食物。魷鱼、墨鱼、红象拔蚌、竹节虾……知名的,不知名的,一起都到餐盘里来,畅快淋漓,只是这顿后,Bear先生嘴巴再沾不得海鲜,看到就饱腹——撑!“老板,土豆丝?有没有酸辣土豆丝卖?”岛上三天,全岛遍寻开胃菜。

意大利风情游轮上,食物琳琅满目,特意预订了意式大厨餐。头盘、汤品、副菜、主菜、甜品、饮品,依次而上。“圣玛格丽塔”风味明虾,红色酱汁美得如同晨曦里的玫瑰,Bear先生尝了一口:“还不错,只是不如我们做的甜辣虾尾入味啊。”

主菜上来了,半生不熟的肉块被几片波纹状生黄瓜切片烘云托月陪衬着,Bear先生盯着这几片不起眼的配角,开始浮想联翩——在家里的厨房,可以烧个酸辣黄瓜,小米辣加上黄瓜的清甜,可以埋头一气吃半碗饭呢;那边还有煎过的圣女果,这个好——可以打碗番茄蛋花汤;关于肉食,当然要撒上粗孜然,手撕吱吱作响的烤肉才带劲……

南洋的辣椒和香料调味颇得人心,粗粝的黑胡椒烧出来的酒香大螃蟹是一绝。各种“古早”味道小吃都写在大马首府怡保路的招牌上,顺滑弹嫩的云吞面可以接受的,就是馄饨和面条的结合嘛;鸡蛋粿条、牡蛎炒河粉都蛮地道的,豆花或者豆浆配一根酥脆油条作为早餐也是妥帖的舒服。

一时情怯,想喝汤了。踱步到一家煲汤馆,土鸡汤、乌鸡汤和猪肚汤一应俱全,哪个好呢?就乌鸡汤吧。等了好久,一个砂罐端上来,怎么汤汁是黑色的呢?啊呀——怎么是甜的?而且有点辣,还呛鼻子。再看看汤探个究竟,怎么暗藏了好些大蒜,整个腌制过的黑蒜。店家很自豪地说:“是啊是啊,这就是黑蒜乌鸡汤,败毒清火,很滋补的呢。”

每次在国外,Bear先生最心心念念的,就是旅行回到家中,喝一碗绿豆粥,小炒个雪菜肉末丁,佐一碟“恒顺”的宝塔菜。

由于微信无法分享本站内容,可将网站文章通过QQ或脸书及推特分享。

涡阳县陈大镇韩明明移动代办点  电脑版  手机版  涡阳县陈大镇王桥街